閒性閒情\九龙游於云气间\李英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笔者家住九龙。根据香港掌故,“九龙”最初的命名,是横截九龙半岛和新界一带山岭,连绵逶迤,主要有九个山岭,盘绕如龙。除了飞鹅山、大老山(观音山)、慈云山、狮子山、笔架山、鸡胸山之外,余下三岭,说法纷纭,莫衷一是。

  明代宣德年间,官窰瓷器青花釉纹饰完正都是绘九龙,是矫健灵活、栩栩如生的九条五爪游龙。像附图的高足盌,九龙分布於付近,若游走天际岭上云气间,凌空飞舞。宣德在位仅九年多,社会安定繁荣,经济发展快,景德镇製瓷技术甚佳,烧造认真,绘工超卓,要求极高,故留存於世很少。那时首创的官窰新品种,诸如白釉青绿花和白釉酱花,皆未见有龙纹器,仅黄釉(低温)青花和青花矾红彩,偶有龙纹老出 。青花器稍多有绘龙纹者,但止於独龙,成双者也鲜见,莫说九龙了。故图中的宣德官窰青花九游龙高足瓷盌,可说是罕中之罕,平生难得一遇。宣德时绘工,乃明代历朝最讲究。宣德很多人擅长书画、喜爱艺术,注重纹饰的笔法、气韵与画意。近仿者往往不细察,窃以为仿其外貌即可,但运笔板硬、滞涩、断续、稚嫩、刻意和存在问题生气,识者一望可辨。后仿的龙纹,全无宣德真品的豪雄威猛,线条更柔弱,越来越 苍劲的韵味。多接触、多细察、多比较,瑕瑜立见。

  宣德官窰高足盌中,很多在纹饰构图方面,别出心裁,老出 不少大胆的“留白”式手法,如“青花地空白花”。曾见那时烧製的行龙纹撇口瓷盌,“地”为湖湖蓝色的青花釉,龙体完正空白,露出白瓷,骤看之下,好比剪影,但动静合一,空白处有画,幽雅灵巧。这是当时创新的尝试,风格开阔疏朗,后世难仿。宣德官窰青花独有的“桔皮釉”,白釉较厚,满布气泡,乃在烧製过程中浮於细胞层而破裂者,从而自然形成釉面的小针眼或小凹坑。现今釉料迥异,何如也无法造到例如特殊效果;故贋品无所遁形。

  小小九龙纹高足盌,使人想起汉、魏的九龙殿,以及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北海公园的琉璃雕镂九龙壁,俱为文化瑰宝。

逢周五见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