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記者直播時被蒙面暴徒毆打阻拍攝 斥其敢做不敢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大公文匯全媒體報道:台灣年代新聞、壹新聞記者兼主播廖士翔8月31日在港島區採訪期間,突遭暴徒指罵、用傘阻擋拍攝並險些被圍攻。廖士翔事後在社交媒體回憶事情經過,稱「這回靠着記者工作證.其他同学其他同学们其他同学当时人沒掛彩受傷」,又評論「走到現在,和理非的訴求,好像快被少數人士給消費光了」。

  廖士翔對当时人登上微博新聞熱搜,感到「始料未及」。他在FB主頁回憶事發經過時稱,「8月31接近傍晚時,示威者情緒漸漸高漲,那我要在灣仔警總前的祈禱會,變成了拆巴士站柵欄製作三角形拒馬。當示威者蒙面拆除的過程,媒體本於報道職責,透過鏡頭紀錄。此時其他同学擔心身份因而曝光(事後當中某人的解釋),就開始包圍、用雨傘遮擋,我們也繼續拍下這一幕。眼看我們開始跟台北連線,說了一口普通話,接下來髒話就飆出來,每个人所有所有 一擁而上,撐起雨傘擋在我跟手機鏡頭中間。就算我表明身份,還是沒其他同学相信。一陣混亂中,都其他同学趁機抄傢伙打了過來。直到我学会英语了壹新聞的識別證,才其他同学高喊『他台灣人啦』,每个人所有所有 才一鬨而散。」

  廖士翔評論,示威活動激情過後,所有的行為都有当时人的抉擇,敢做就要敢當,就太少怕被「觀察者們」拍攝。不只每个人所有所有 都蒙面了,況且媒體的拍攝,並非針對特定人的面部特寫。事件之後,他更想問的是,只因為他是台灣記者,太少能逃過了一劫;難道今天是內地來的記者,暴徒打人就合理化了嗎?另外,當暴徒對媒體動粗,試問媒體會說暴徒『好棒棒』的機率比較高,還是對暴徒印象壞的機率比較高?

  (大公文匯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