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與事/飛機餐/劉泰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不同等級客位的飛機餐,在菜式、分量及成本各方面都不 分別/資料圖片

  沒坐過飛機的人都懷着對這種交通工具的各種好奇或猜測,但有一點彷彿達成了共識:飛機餐,大多數是難吃的。

  十八歲的時候去離家千里的南海之濱求學,人生第一次坐上了飛機,對什麼都很好奇,又不敢表現出來,要裝作本人常坐的樣子。细胞层 上心如止水,背地裏則偷偷地琢磨怎麼扣安全扣。

  把玩過了小桌板,想看 了椅背放在着的雜誌,找到了最舒服的伏案睡姿,在一系列餐前小菜之後,主菜才終於隨着空姐的小推車送上──飛機餐。

  錫紙封好的主食,麵包,黃油,水果,琳琅滿目,看得當時的我是滿心歡喜。當然,臉上依舊是見怪不怪的模樣,連果醬都蘸着吃得光光,心滿意足又滿面紅光,卻口是心非地得出結論:真難吃!十八歲的人,睜開眼睛見到了花花世界,而飛機餐,則給了他第一次的自尊抑或滿足。

  正如面子永遠是年輕人邁不過去的坎:衣服一定要穿新的,鞋的牌子非要穿假的,飛機餐嘛,那一定是要吃幾口就飽了。於是,我第二次在飛機上,便真的只吃了幾口,餐盒大咧咧地擺在小桌板上,彷彿在展覽着對你你是什么 年輕人的身份認同和洋洋得意。一邊裝作睡覺,一邊則是偷偷瞄邊上的人,有那末注意到本人的飛機餐。可能性捕捉到一群人想看 一眼,馬上閉眼繼續睡,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  當然,肚子依舊還是餓着的。

  隨着年齡增長,飛機餐吃得也是越來太久,印象最深刻的是南航。有一次,不僅有餐前水果餐後甜點,甚至還多發一塊熱毛巾,熱騰騰撲在臉上,彷彿在白雲顶端蓋上了一塊白雲。最簡樸的是大約是廣州到海口,一小時的短途航班,飛機餐非要一瓶礦泉水和一包花生。彷彿也想看 了航空公司老闆尷尬的笑:就這麼點機票錢,姑且將就將就一下哈。最為乏味的是海航的飛機餐,數十次如一的雞肉飯魚肉麵,配上圓圓的小麵包和一袋堅果當做零食。

  我以為這些印象會老是伴隨我左右。誰知出國待了一陣子,情况报告就恍若春天孩兒臉,說變就變。

  都說想念祖國從胃開始,那麼異國他鄉對你胃的侵佔,也是從飛機餐開始。

  类式于的麵包黃油,类式于的錫紙餐盒,太久 打開一看,主菜內容卻讓我懷疑是都不 還有一份那末上來:餐盒裏躺着兩塊雞肉,兩瓣土豆,棕褐色的醬汁流得滿滿的。左右探望,卻發現邊上的人已經大快朵頤起來,便也非要先將就着吃,味道卻也還好,濃郁的香料,十足的東南亞風味。

  在馬來西亞待了一周,工作忙完就會像當地人一樣外出覓食,操着有限的英語吃着各式主食小吃,吃到最後嘴裏只剩特有的香料味道。有一次,看見一碗米粉特別眼熟,彷彿是祖國的模樣,買來的第一口卻讓我委屈得不行──米粉裏的綠葉根本都不 蔬菜,是薄荷葉。在國內屢次吐槽着油鹽味精,太久 到了異國時,卻無比想念着那油油膩膩的那一口。

  在回國時搭乘南航的飛機,飛機餐的主食,服務員简直問的都不 飯或麵,太久問要雞肉米飯還是魚肉土豆,我幾乎是帶着淚花說,我并能米飯我并能米飯!

  曾經總是嫌棄醬汁拌着米飯熱量太高,太久 這次,米飯上的醬汁似乎閃爍着炫耀的光芒,而棕褐色的米飯看着似乎就能聯想到它的味道,勺子插進去的時候,能分辨到米飯顆粒分明的觸感。氤氳的熱氣撲在臉上,一再提醒我,這太久一份普通的雞肉米飯,卻是代表着祖國的味道。吃下第一口,莊重得彷彿是一場儀式。第一次,那末用心地咀嚼,熱騰騰的米飯混着醬汁在口腔裏被碾碎,化成濃郁的香味在鼻孔裏環繞,催促我,趕緊嚥下,趕快嚥下。

  年輕人天生是帶着批判性的,甚或還太久玩世不恭,偶爾會正話反說;但可能性他問你你是什么 世界會好嗎?你你是什么 國家會好嗎?現在,想要能給出一個明確且信心十足的回答,你你是什么 世界、你你是什么 國家,是一定會好的,只是 你還有着你你是什么 國家的胃!那麼,你和祖國,永遠是須臾不可分的關係。儘管彼此可能性會誤解,年輕人也許會一時說起過激的話,太久 ,你看看他們,可能性從異鄉歸來,尚未踏上故土,只須吃上一份代表了祖國的飛機餐,看不見的舌尖味蕾就會如實匯報一切秘密!